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剑飞 > 矿业繁荣的负效应

矿业繁荣的负效应

昨天下午,《时代》报社的同仁蔡源带我去见他的同事,同时也是Fairfax媒体独立委员会的成员迈克尔·肖尔特(Michael Short)。肖尔特并不short,年纪也不小。他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工作,说这是个“bad time”,不过还是我给了十分钟的时间。

我们在会议室时简单聊了一会,他解释了Fairfax媒体独立委员会的构成和工作情况。这个委员会有12-15名成员,是一个记者的代表组织,成员全部来自公司内部的记者,没有来自外部人士,成员属于自愿者角色,记者离开公司的话也不得再担任。

独立委员会产生是在上世纪80年代,Fairfax媒体当时还属于John Fairfax家族控制。但是由于经营不善,公司被加拿大投资者买下来。由于各界担忧投资者会影响Fairfax的内容独立性,公司董事会与代表记者的独立委员要签署一份编辑独立宪章(Charter of Editorial Independence),以保证不得对于编辑记者的独立性进行干预。

这一传统延续至今。肖尔特在交谈中表示,从商业角度出发,保持媒体独立性其实也是保护股东价值,这是对股东正确的事。

眼下澳大利亚首富、世界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对Fairfax提出的要求,就是要毁掉Fairfax的这一编辑独立性传统。她要求三个董事会席位,包括出任副董事长,可以裁撤记者,而且拒不签署编辑独立宪章,令Farifax上下及董事会深感难以接受。当天一位负责媒体关系的当地人用‘赤裸裸(bald)”形容吉娜的这些要求。

《时代》资深商业专栏作、刚刚出版吉娜传记的Adele Ferguson认为,吉娜就是要通过控制Fairfax获得媒体影响力,从而影响堪培拉,影响澳大利亚的政治。她从自己15个月的写作过程中获得对吉娜认识最深的一点是,吉娜对于自己要得到的东西十分坚持,而且十分好斗,喜欢用诉讼来解决问题。

从一个外部人的角度来看,Fairfax像一只坚强的绵羊,虽然可敬却没有力量,而吉娜依靠着巨额的财富,正威胁着Fairfax的存亡。这是一幕显得有些悲剧的场景。前天《时代》主编(editor-in-chief)保罗·拉马吉(Paul Ramadge)宣布辞职,在报社内部发表告别演说时令一些同事潸然泪下。

这也可以视为矿业经济过度膨胀对澳大利亚造成的潜在负面影响之一。这几年矿业经济过热,已经造成劳动力紧张,影响了其他行业的发展,会不会遭遇类似中东石油国家面临的“资源的诅咒”,成为了一些人的担忧。如果只是经济影响,政府尚可以用财税政策等手段来调节。而吉娜对Fairfax的这种威胁,政府却只能袖手旁观,无法对Fairfax实施帮助。但是如果任由Fairfax被控制,失去其编辑独立的传统,变成为一个矿业大亨服务,对澳大利亚社会来讲又何尝不是更大的损失?

推荐 12